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品上市

浏览历史

© 2005-2017 晚上母亲姐姐还有我坐在床上父亲用手在罐头瓶的底部用力地拍了两下,好像这样罐头瓶就容易拧开了反正我和姐姐试过几次,瓶盖却像被镶在上面了纹丝不动。我们每个人只能享用一口而且还是父亲用勺子喂到我们嘴里,从勺子离开瓶口到我们每个人的口中父亲拿勺子的手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掉在地上或床上而我们已做好了迎接美食的准备个个张大了嘴,不等勺子到嘴边就一口腾上去,那一口甘甜在嘴里肆意蔓延好是一种享受。最后每个人还可以再喝到一口罐头甜汁不能嘴腾在瓶口喝,那样不公平所以还是用勺子舀那口蜜汁是继果肉之后的另一种恩赐,我总是先在嘴里含一会儿然后再依依不舍地咽下去,好像这样才不负我漫长而焦急的等待。然后父亲把未享用完的罐头放回在只有她和母亲知道的地方直到三四天后,它被我们享用完就被母亲当做盐罐子或糖罐子放在醒目的柜子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